老子不是拉碧斯!

《帘》 2

*荼毘死预警

我今天风格突变,十分紧张,脑神经已经断裂,胡言乱语。



在会议结束后,已经是下午。

“说完了,有异议就趁现在讲。还有魔术师和纺织者的事,之后就由黑雾通知。”死柄木弔搁下那瓶喝了半瓶的汽水,双手交叉在胸前等待三位成员的发话,这是他为数不多的愿意听人说话的姿态。

此次行动,是为攫取八齐会的研究成果,使个性“无效化”的药剂。等英雄方干完苦差事之后,坐收渔翁之利。

荼毘稍稍昂首看向身侧的图怀斯表示赞许,后者正在高谈阔论,经过一连串的自夸和对行动成功的保证之后收到了死柄木弔的眼神警告,仍不打算住嘴。
“我可是很有信心的噢!不过这次的行动死柄木你好像并没有把我安排进去的打算吧?”

“这个提议,还真不像是图怀斯的脑子能想出来的耶!人家当时知道就觉得弔君会喜欢。”渡我被身子笑了,猫一般的眼睛中闪着光亮,许久没有觅食的猛兽此刻正在心痒难耐。

“我尊重你的决定。”黑雾在思量了一会后也达成了共识。

“明天的游戏,别搞砸了。”死柄木打了个哈欠,刚刚还认真的眼神恢复了平日的慵懒,起身回房关上了门养精蓄锐,不如说,又当回穴居人。似乎他的精力在工作之外就消耗得一干二净,萎缩为干巴巴的躯壳。

荼毘起身坐到吧台前,向要离开的渡我被身子和图怀斯道别后,不紧不慢地向黑雾要了杯酒。他今天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平时的衣服的领口也没怎么在意整理。和这类扑克脸相处多了,黑雾已经能够从他们脸上捕捉到蛛丝马迹。

毕竟本能的反应,比复杂的人心好懂太多。

“随便来点什么。以及...今天我留下来,方便集合,只此一日。”荼毘揉着太阳穴,掏出了烟盒抽出一支香烟,叼在唇际的同时指尖对准了烟头点燃,一时间灯光下面烟雾缭绕,屋里多了些往日没有的气氛。黑雾将擦净的酒杯拿出来,同时把烟缸推了过去。“用这个,麻烦了。”黑雾看荼毘的样子看来是打算喝闷酒消愁,不过在战前的一天情绪如此低沉,还是适当让对方放松为好。

“——听说过,螺丝起子的故事吗?”黑雾在杯底铺了一层冰块,将平日搁置于角落的金酒打开,液体徐徐倾入玻璃杯,水面上映出了荼毘略带疑惑的神情。于是黑雾便沉下了嗓音,为对方解释。

“螺丝起子,在一部很经典的小说里,是代表了结识和告别的酒。”那杯酒被混入了青柠汁后的颜色越发苍翠,荼毘随手弹了弹烟灰,一言不发地盯着他手上动作示意他继续。

“这种酒也叫作渐入佳境。关于螺丝起子的想法,联系到小说情节,说来有些矫情,不过算作平时的乐趣之一。”黑雾将那杯碧绿的液体缀上切好的青柠,置于荼毘面前。

“两人相识的过程中渐入佳境,但之后却做了漫长的告别,在可以更进一步时选择戛然而止。”

荼毘接过来小啜了一口,酒液顺着唇齿入喉,不知是这个故事还是酒在作怪,荼毘感觉到这唤醒了他无暇顾及的感性。脑海里的黑暗此时稍稍拉开了一条缝隙,虽然那里面可能什么都没有,但这毕竟是他第一次想要把情感理解透彻。“哈...挺有趣的。你想给我表达些什么?”

“我只讲述这个故事,想怎么理解全凭你。”黑雾语调上扬,显然心情不错。荼毘只顾喝着那杯螺丝起子,手里的烟因为许久没碰已经燃了一大截烟灰。

“...噢,和你这种人一样吗,我本来故事听的正起劲啊。”荼毘饮了几口后便放下了,杯中液体已经所剩无几,冰块和杯子的碰撞声在安静的酒吧里显得格外清脆。

“是为了让你放松,明天的任务比较辛苦。至于螺丝起子,不妨以后和人一起喝,便能明白其中的含义。”

荼毘觉得自己有点上头,因为黑雾这些话的含义被他在脑海里肢解然后重组,最后成了一堆莫名其妙的想法。这不过是一个故事罢了。在他脑海里响着的不过是一些声音,浮现的一些未曾看过的场景。

“我现在要去休息了,请随意。”黑雾从吧台里出来,径直进了休息室。荼毘于是把烟摁灭,起身走向沙发躺了下来,垫子非常软,即使睡觉也完全没有不适感。

螺丝起子。这杯酒的名字也像一把起子,打开了荼毘的脑袋,然后硬生生占据了所有位置。酒精作用下使得他的思绪搅成一团乱麻,眼皮闭上时已经进入安眠。

他在完全睡着之前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一定要在之后问出这个故事,或者是黑雾真正用意。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