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不是拉碧斯!

《帘》 1

《帘》 1

*荼毘死 NC13吧散了吧都散了啊

*可能极度ooc了,不知道多长,看心情自己爽


麻雀酒吧在平时总是相当清净,敌联合成员们大多都会待在私人住所,毕竟谁也不想迎合死柄木弔阴晴不定的脸色,心里添堵又不讨好。

这天清晨的浑浊空气裹挟着雨水潮湿的气息,三位骨干成员照常是要到据点和死柄木弔及黑雾会和的,讨论接下来的规划。

当荼毘带着一副倦态推开酒吧的门时发现只有黑雾一人在整理着事物,他扬了扬下巴算是打招呼,随后便坐到吧台前要了一杯咖啡用于提神。

"死柄木弔不在?"荼毘掀眼瞥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黑雾,环视四周并没有发现那个病殃殃的身影,不知不觉心头烦躁更添了一分。明明是那家伙召集的人,结果自己却没有认真的态度来对待吗?啊啊...烦透了,赶紧说完事情回去了。

"抱歉,他昨天晚上因为之前的战败和接下来的计划大发了一顿脾气,现在似乎还在睡着。"黑雾把一杯美式咖啡推到荼毘面前,语气中包含着明显的歉意,似乎也在为死柄木弔这种随便的态度感到忧虑,不过荼毘不关心这个。在效率至高的他看来,在成员已经来了之后还未准备好不是一个领导者该有的行为,更何况这个"领导者"还尚未得到自己信任。

黑雾停下了擦着杯子的手,那双飘忽不定的眼睛转向了荼毘"...虽然很失礼,不过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准备。能麻烦你去叫一下他起床吗?"

"...那衰人会大闹吧,这种事情麻烦你去。"荼毘啜了一口咖啡想也没想就回拒了,叫死柄木弔起床这种事就好比把一大坨芥末丢进咖啡里面搅拌混合,匪夷所思还令人作呕。

这种厌恶,不,是排斥,原因是从一开始的见面就注定了的,自那以后荼毘就避免接触对方,即使有迫不得已的情况也精确地将直径保持在一米开外。

"拜托了。"黑雾也不是不知道两人之间的恶劣关系,不过隔老远喊个人起床相信还并不是强人所难的——虽然对荼毘来说已经划进了「要老子老命」的范畴。

那行吧,荼毘没好气地起身走向酒吧里改装后用来休息的房间,打开一条门缝之前先退后,他一点也不想看到手掌怪人的睡相是如何扭曲。"喂,死柄木弔,快起来开会。"自然是毫无反应。

于是他把音调提高八个Key,把门彻底打开。"你还要不要推翻欧尔麦特了,啊?"...回应他的还是一片死寂,没想到在这方面死柄木弔的执着超乎想象,荼毘只好将一只脚踏了进去检查这衰神是不是昨晚上被人暗杀,尸体是否还在房间。

...哦,还在啊,睡得可真舒服。
房间也太过阴暗了吧,窗帘是黑色,将落地窗遮得严严实实。想也不用想就知道和这个穴人的阴暗性格有关,加上些骷髅头和六芒星什么的看起来就像中二哥特青年的巢穴了。没想到当荼毘的眼神一接触到以蜷缩姿态窝在被子里的死柄木弔,那双在黑暗中格外渗人的红眼就突然张开,上半身诈尸一样突然立了起来。不管头发是怎样乱糟糟,衣服还因为睡相奇差掉了半个肩膀,荼毘得承认这幅形象在万圣节扮演死尸方面一定很专业。

"给我滚出去。啊啊黑雾!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大清早的在这膈应人。"不出所料是发飙了,有气无力的声音虽然毫无威胁,荼毘可不想下一秒他突然冲上来把自己的宝贝脸蛋变成午餐中和着土豆泥的碎肉,所以稍微站出去一点好拉开些距离。

"说明一下,我没有借叫你起床为由看你睡觉的乐趣。稍微有点羞耻心,在成员到了之后应该是准备好了迎接吧。你这幅样子和你说的那些社会垃圾没什么区别噢?"平稳的语调像一个个炸弹在死柄木弔混混沌沌的神经里面炸开,立马就精神起来想要在早上表演过激杀人。

"...算了,在那之前递我一下那边的帽衫,别开灯。"死柄木弔忍住了那份冲动完成了一次精神上的重生,又恢复到之前毫无波澜的语气。荼毘虽然不太情愿,不过这种事他还是可以理解的——冬天嘛。

于是他走过去给死柄木弔拿衣服,从指尖接触到抛给对方中间间隔不超过0.1秒。"好了,现在可以把你的臭脸连带整个人消失了。"死柄木弔边说着边用四根手指捏着帽衫套了进去,以一种保护鸟巢的鹰一样的目光盯着荼毘,后者似乎也在隐忍火气,带上了——明显在发脾气——下一秒就要履行纵火犯的义务——门。

...看起来真是个深柜变态。死柄木弔用手随便搓了搓头掀开被子起来,穿上鞋子走到大厅告诉黑雾早饭不要加圣女果,便陷进了沙发里发神,荼毘当然也在,不过就如之前所说保持着完美的一米。

敌联合寻常又不寻常的一天就匆匆忙忙地开始了。

评论(2)

热度(64)